光速he星人

  看有人炫,我也要炫一下。确实是一部好电影,起码我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吐槽。

满江红观影后感

  简单的对满江红这部影片做一下评论吧。

  这部影片反转颇多, 更让我诧异的是他的结局。在影片的前期我一直认为张大等一行人的目标是要自杀秦桧,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有这样的人确实是不少见,我怀抱着会be的结局看着这部影片,没想到他最后却是要勤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念出岳飞的遗书,那首满江红是点睛之笔,与影片的名字对应。说实话,一开始我是不太满意的,因为死了那么多的人,结果却是只是让他当面念出遗书,在我心里是小题大做了。但是到了末尾,所有的士兵还有小桃红,他们都背诵着满江红。我又觉得那些死去的人们有着很大的格局。这样的行动,他的目的和结局在意料之外,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一说人物,有血有肉,有智慧,也有私欲。整体来看,人设都比较饱满。

  在观看的过程中,我们这些观众有笑有哭,剧情是相对比较紧凑的,对得起它的评分。

记梗

 石板是个超级爱子的神秘生物,他创造那么多不死兽只是作为两个儿子的玩具,大儿子红白joker,小儿子绿joker。由于小儿子比较孤僻,为了改变他这种个性,石板将它投放到物种生存之战,哪成想绿joker被摄影师石原吸引成了“人类”。

  而剑骑是个暴躁而强大的假面骑士,与他搭档的红心骑士因为系统问题频频换人,又因为他自己脾气暴躁,每每都合作不好。

  有一天,新来的红心骑士变身失败,却出现了什么的红心骑士,被称为问题骑士的红心骑士秒杀全场还揍了一顿剑骑。

  “好的,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剑骑大方说道,追“妻”不是追同伴之旅开始了

  红白joker:我那可笑的弟“夫”不是弟朋,你麻溜变成球吧!

  石板:我可爱的儿想跟玩具结婚不是做朋友!

为何EMO

假如你还有三天时间看到光明的机会

你会怎么做?

继续盯着电脑奋力工作?

继续刷着短视频,看着电视?

还是睡个昏天暗地,直到三天过去?

如果是我

我想搬一张折叠床到顶楼

看看一览无遗的天空

尽力去抓住每一片白云

每一次日出日落

如果下雨了

我也不要撑着伞、穿着雨衣

我想看看雨是怎么和我贴贴的

我想看看雷落前的闪电

想记住黑夜里明亮的天空

这时,我还能俯瞰方圆几里的大地

三天后

我emo了

我看不见了

我需要陪伴

我想告诉陪我的人

我那三天看到了什么

也许我还能练练我的口才

我想,

那三天

没有人比我对这天、这雨、这世界

看得更仔细了吧。



  我要哭了

  无意中发现了

  他的名字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展示在公众上了

  歌声一阵一阵地好听

  

感谢

  很感谢还有一个营地是我能看到的

  很温暖

  知道等待着的人不止我一个

  感恩

清醒

我独立于世上

身处于茫茫荒野之中

孤独与清风带给我自由

宽阔而恐慌让我敬畏

在这之中

生存是我能活着看到这世界的关键

有人无谓语生存

或是金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或是身外之物于其无感

此乃平凡之人方能触及之道

生乃为何

此为人生第二大疑问

有人欢畅谈未来

或是理想早定

或是人间清醒

常人常有而吾独外

日思无奈

此事非无吾独有

却使人失败

当改之

人之一生

不过百年

谓叹息

有人做人有余

有人为活命而常图

野草集

 上一棒 @烟雨醉巷丶🍀(开学版 

 下一棒  @梦 

  

正文:


谁能在狂风暴雨中呐喊

一切只是悲哀的幻想罢

  

  

“我不穿。”

这是李易峰第一次如此严肃的声明。

这是一场对李易峰来说再熟悉不过的红毯秀,但主办方的要求太过分了。竟然要李易峰穿着露背西装出席。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小小的化妆室里场面一直僵持着。

“峰峰。”人未至,嗲音先出,国际大牌设计师芭芭黎走了进来:“怎么回事?秀马上要开始了。”

“黎巴巴,这套衣服我穿不了。”李易峰言简意赅地说道。

“诶哟峰峰,你这又何必呢?这是我亲手为你设计的衣服,绝对适合你,你看你,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而且,我听你经纪人说,你最近想转型,这可是大好机会,在找找关系拍几部军旅片,你就成了。”

李易峰冷眼看向经纪人,说道:“你就这么帮我转型?”说着,他看向芭芭黎,双手抱胸审视了芭芭黎一番,才说道:“我转不转型和你有关系吗?听说最近你黑料很多啊,是想借我的手洗白吗?黎巴巴,我们虽然是同学,但关系可没有好到那种程度。我说了,这套我不穿,我只穿正常的衣服而不是表演服。”

说完,他又看向经纪人。

经纪人这边慌的一批,他解释道:“易峰,巴巴她不是这个意思,她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没必要满身是刺。”

“阿三。”李易峰冷笑道:“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上一次你瞒着我推掉了我等了很久的戏,我不辞退你,已经是对你的仁慈。请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底线。”

李易峰在圈里是出了名的高情商,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让人感到胆颤,阿三、黎巴巴互看一眼,黎巴巴微微地点了一下头,阿三对李易峰说道:“上次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在转型期,如果接了那个工作,你的粉丝怎么想?你得为他们想一想啊!”

李易峰呵笑一声,说道:“我的粉丝怎么想?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希望我换掉你这个经纪人,这部剧我等了很久,我粉丝也等了很久,你一句不说就给推了,你做的对吗?”

阿三一咬牙,扑通一声跪下来,叫道:“对不起,峰哥,是我的错,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对不起。”

李易峰一愣,没想到一向趾高气扬阿三会突然这样,他说道:“我用不着你这样,你起来。”

“我不,”阿三说道:“峰哥,你就帮巴巴一次吧,她知道错了。”

李易峰看了看态度恳切的阿三,又看了看欲哭欲泣的黎巴巴,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不过这套衣服我穿不了,得换。”

李易峰没能想到,此刻的心软换来了第二天的大风暴,阿三的下跪视频,剪辑好的音频,几张不知道哪里P来的艳情照,还有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黑子,短短三天,压垮了他所有的资源。

套房里,阿三和黎巴巴像两个大反派,阿三丢了一封辞职信给李易峰,说道:“李易峰,你别怪我心狠,像你这样慢慢吞吞的人,永远只能做别人的垫脚石。”

“阿三,这一切都是你和黎巴巴搞的鬼?!”李易峰愤怒的说道:“我自认为对你不错,你为什么陷害我!”

阿三怒道:“因为黎巴巴是我的女人,我又是你的经纪人。你不待见我的女人就是不待见我!我身为你的经纪人,有权掌管你所有的工作。你算什么?你粉丝算什么?没有我帮你联系,你有什么工作!李易峰,娱乐圈不适合你这种老实人呆,滚吧!”

黎巴巴在旁边附和道:“李易峰,你啊就是红的太久了,也难怪有人要拿你开涮。我们同学一场,奉劝你,老老实实做你的小富二代吧。”

李易峰听了这话,呆坐在沙发上许久,他嫩白的双手握的紧紧的,大大的眼睛积着眼泪,眼眶红红的,若是在场还有一人,那么他一定会为这只收到伤害的“小猫咪”感到心疼吧。

李易峰忍着,愣是不让眼泪留下来。

你要的爱,我会留下来……

手机铃声响起

“峰峰啊,”李易峰爸爸打来了电话,他等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我最近挺闲的,你有没有空啊?陪我去旅旅游吧。”

晶莹的眼泪从眼泪留了一下,李易峰吸了吸鼻,委委屈屈、软软糯糯的哼了一句:“ao。”

  

新冠肆虐,考虑到还是自家安全,李易峰爸爸李豪(随便取的)决定带他去西藏。

看着李豪兴致勃勃地收拾的行李,李易峰无语劝道:“爸,咱又不缺钱,带几套衣服和几本书就好了,不用拿牙刷……被子也用不上。”

“我们要去徒步,当然要带上这些啦,”李豪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看网上好多人都是徒步呢,咱们也来一场徒步之旅吧。”

李易峰咽了咽口水,问道:“爸,放弃这个想法吧,我们要去的是西藏。一般人不会从四川徒步去西藏,也不会考虑旅行徒步。”

“可我们不是一般人。”

“不,我们都是一般人,请正视自己的人类身份。”

说着,李易峰突然想起以前工作时,工作同事和粉丝们对自己的彩虹屁,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苦涩的表情上硬扯出一丝微笑,说道:“都行吧,我也收拾收拾,看看要带些什么。”

李豪看着情绪不佳的儿子,神情凝重,他把放进去的洗漱毛巾拿了出来,说道:“算了,又不是没钱,我们不收拾了,需要什么飞到那边在买吧。好吗?”

李易峰心情沉重,实在没心思想什么,于是说道:“还是带点衣服吧,要是那边没有商店,带了钱也是白费。”

“行,那儿子,你帮我也收拾收拾,我先定机票,路上再好好规划行程。”

行程……今天本来应该工作的。李易峰想到,他又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好。”

  

机场

一个拖着大大行李箱的女孩坐在候机室,她一脸的丧气,说话也是无精打采的。

“对。”

“别说了,我决定了。”

“嗯,谢谢你,阿南。”女孩叹了口气,说道:“说真的,如果总监不答应我的请求,我可能会选择离职。我心好累。”

“好,我会给你报平安的。”

女孩叫白也春,是一名摄影师,这次,她要前往西藏进行摄影工作。本来公司考虑白也春是个女孩子,不适合。但白也春申请并要求独自进行。公司考虑再三,便同意了。

而白也春之所以有这样的要求,是因为-塌房了。

她是李易峰的粉丝,此刻她已经放弃了一面倒的、充满恶意的网络世界,她要完全沉浸在自然之中,摆脱李易峰带给她的悲伤。

白也春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个小玩偶,那是以李易峰为原型诞生的玩偶,白也春走到垃圾桶,手抱着玩偶,呆了许久,最后还是没丢进去。她从包里拿出贴纸和笔,写上封印二字后,白也春把贴纸用力贴到玩偶身上,粗鲁地塞进了包包,她眼睛红红地说道:“回来后我就丢了你!”

  

飞机上

白也春望着云望着天空,在落地前没有人能干扰她emo了。

想到她心目中帅气成熟又可爱的偶像居然是个色鬼!是个逼人下跪的黑社会!

“我怎么喜欢这样的人啊!”白也春顾及身边的乘客,只能嘟嘟囔囔的默默地流着眼泪。

忽然间,一只纤细白嫩的手递过来一张纸巾,年轻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声说道:“女孩子哭鼻子会不好看哦。”

白也春一愣,她听过这个声音,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滞,她难以置信地望向那只手的来处,只见一个带着黑色太阳眼镜的男人正看着她,虽然男人带着盖住了他大半张脸的口罩,但白也春知道她永远不会认错他-李易峰。

见白也春看着他发愣,李易峰先是想到会不会被认出了。

“你……”

“谢谢。”白也春光速接过纸,自顾自地擦了眼泪,再也没看他。

原来不认识我呀。李易峰松了一口气。

“怎么啦?”李豪就在李易峰旁边。

“没事,一个女孩好像失恋了,我递了张纸给她。”李易峰说道。

李豪绕过李易峰和过道看向正低头擦眼泪的女孩,又看了看李易峰,低声说道:“峰峰,缘分啊。”

“爸!”李易峰翻了个白眼,道:“你知道我的,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李豪叹口气,说道:“在结婚生子的问题上,我倒真希望你跟黑料说的一样,是个色鬼。”

“爸!”李易峰压抑住声音。

“可惜啊。”李豪翻了翻白眼:“你就是当代唐僧。”

往常超能怼李易峰现在说不过爸爸,只能塞耳塞倒头睡觉。

他们两个怎么也没想到,旁边那个又开始抽泣的女孩其实是喜极而泣。

她趁着李易峰睡觉,偷偷拍了一张照。从包里拿出小玩偶,撕开封印,狂喜!!

  

“原来我没有塌房!”

大的可怕

与苍茫的草原相连接

“多么渺小啊!

a……”

李豪对着远方大喊!

李易峰对着身边也是刚下车的游客们哈腰点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爸爸没见过这种景色,太受震撼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在下车的人群里,白也春抱着自己的“饭碗”盯着李易峰。她有个大胆的想法:也许,我可以通过记录峰峰的日常让大家看清楚,网上的那些所谓黑料都是假的!

咔嚓

这分明是拍照的声音!

对于拍照声异常敏感的黑红大明星李易峰立刻转向声音发出处。

“这个人……不是飞机上的那个吗?”李易峰嘀咕着。看着不远处手持专业摄像机的年轻女人,心想:看来是我太敏感了。我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有人为了拍我千里迢迢跟我来西藏呢?

李易峰自嘲一笑,殊不知白也春吓得要命,她举着相机不敢放下,额头的冷汗直冒。

“不愧是峰哥。”白也春自言自语:“隔这么远都能发现我!”

  

大家别相信网络的谣言,都是假的,我有证据!

屋内传来滴滴答答的键盘声

“啊~”

白也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两点

她伸了伸懒腰,确认没有错别字后,用了自己粉丝大号发出。

然后不断刷新刷新……知道页面弹出无法通过。

白也春不可置信,她高中玩博,至今差不多十年了,爱博的条条框框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怎么就不能过了?

白也春跟专属客服据理力争,得到的却只有“根据系统限制及对您所发言论的评估,博文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可能性”

“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可能性?!怎么可能!”白也春气的大喊,可无论白也春怎么据理力争,客服也只是给出这样的解释。白也春气的扑到床上大哭。

  

滋~滋~

手机响起震动

沉默了很久的蜜蜂群突然弹出来好多信息。

“小白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白白,大事不好了,你号被封了!”

这个群当初因为峰峰出事有不少人离开了,白也春看到群里那些当初不肯离开蜂群说网络现在那么发达会不会是有人恶意造谣峰峰的同好,抽泣的发了一段很长的语音。

“峰峰是被冤枉的!我知道,我看到峰峰了……我在飞机上遇到他了,他和他爸爸出去旅游散心,峰峰根本不是网络上说的那种人……呜~可是我的证据在爱博上发不了,还说我的内容可能违反了法律法规呜~我资深爱博十年多,爱博的条条框框我清楚的很,他们那些坏蛋就是想把峰峰往死里整……为什么要这样?!我峰峰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事情!”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我就知道峰峰肯定不是人渣”

“果然是造谣,那些混蛋!”

“小白白你受委屈了!但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你把证据发到群里,我们一起发。”

“你疯了吧!发哪里?爱博吗?小白白,证据先不要发群里”

“现在我们这个群说不定有黑子,以前那么多的前车之鉴我们不是没见过!”

“说得对,小白白,你别哭,我们相信你,更相信峰峰!”

“我也很想相信峰峰,但是姐妹们,证据都确凿了,我们还妄想什么呢!像李易峰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我们粉!小白白,你要学会往前看,除了品行不良的峰峰,还有很多人是值得你去粉的!”

“踢”

“踢”

“踢”

“踢”

“爱峰峰”已被踢出群

“踢”

“踢得好”

“我还是先不发了”有了同好的支持,白也春总算找回来理智!

“姐妹们,我决定跟着峰峰旅行的路线,采访他身边接触过峰峰的人,然后收集成证据告诉所有人,我们的李易峰绝不是网络上说的那种无职业底线无人品的无耻之徒。”

“小白白,我们相信你!”一个高楼大厦的顶楼,身穿精英西服的职业女性ID名为正能量少女,她打字道:“我也要动用我为了买峰峰代言的存款,好好查一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加我一份!打工人的存款也有一份是专属峰峰的。”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我虽然是学生,但家里尚有余钱!我也要出一份力!”

“学生党就好好学习吧,别花钱了!你们爸妈挣钱不容易!”正能量少女说道:“成年人的事情就由我们成年人解决!”

“说得对”

“学生党好好看看我们正邪之战吧!邪定不能胜正!”

“中二姐,你的中二魂又燃了吗哈哈哈”

“哈哈哈哈”

……

群里一聊,一个小时又过去了,等白也春睡着,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叮咚!

叮咚!

啪啪啪!

门口传来有序且响亮的敲门声,敲门声响彻整个屋内,白也春却翻了个身继续沉沦在柔软的大床上。

“白也春!”

李易峰!白也春秒睁双眼:不会吧?怎么可能?我出现幻觉了?

“白也春!”门外再次传来李易峰的声音。

毫不犹豫!

掀被子,光脚跑路,开门,不到五秒的时间。

只看到李易峰发着光直勾勾看着白也春,白也春走不动道,像是被蛇女下了咒。

而看看李易峰这边

一身有点老气的休闲套装穿在身上,虽然依然帅气,李易峰还是有点别扭。

“白女士,”李易峰推出一个精致的小行李箱,说道:“我们好像拿错行李箱了。”

……

白也春看着李易峰一动不动,他的声音犹如石刻般印在白也春的脑子里,还附带盘旋。

“白女士 ,白女士!”李易峰见她不动,大喊一声,终于惊醒了白也春。

“啊!”白也春反应似的回应一声,像机器人一样扯出僵硬又无辜的笑脸:“我叫白也春,你好。”

“我知道,你好。”李易峰礼貌的伸出手,白也春眼睛慢慢地往下看,她慢吞吞地伸出了手,紧张地握了上去。

“白女士,行李拿错了,我是来换回行李的。”李易峰说道。

“啊~啊!好,好的,呵呵。”白也春此刻觉得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一般,手紧握着李易峰的手不放开。

这个女人不会有什么毛病吧?!李易峰一边挣脱白也春的手一边说道:“白女士,白女士!你没事吧!”

看着李易峰皱着眉头眼神带着两分惊恐三分担心五分无奈,白也春一下清醒过来。

尴尬

太尴尬了

求求了,把我塞进地缝里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也春内心呐喊着,表面还要维持着面子表情。

李易峰细心的发现了白也春的尴尬,他摸了摸鼻子,笑道:“我的粉丝也经常对着我一动不动,肯定是我太帅了,吓到你了吧。”

你说得对!

白也春十分认同李易峰很有自知之明的帅,但并不同意他说吓人,说道:“你不吓人!我是震惊到了,毕竟你是李易峰。”

李易峰听着这句话,想起前几天的负面新闻,他已经好几天上网了,公司也不希望他看这些新闻,旅游前同事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在他回来前摆平这些不良舆论。

唉~

李易峰轻声叹息,他扯出物理上的微笑,说道:“那我们的包,该换回来了。”

“啊?”白也春冷了一下,看向李易峰身边的行李箱:好眼熟。这不是我装信手的包吗?

白也春不解的看向李易峰:“什……什么?”

李易峰耐心说道:“我的行李箱也是这款,整个旅游团就你的行李箱和我的一样,我们拿错了各自的,现在,我要换回来。”

话说到这里,白也春总算懂了,她正想回去拿行李箱,突然,一个点子在脑海里产生。

白也春欣喜的笑起来,对李易峰说道:“李易峰先生,我正在做一个摄影项目,您可以成为我的项目内容吗?”

“什么?”这次轮到李易峰迷糊了。

“是这样的,我是一名摄影师,这次来西藏是一个项目,要宣传西藏,促进西藏旅游发展。那个 能在这里遇到你,我挺惊讶和欣喜的。”

“所以你希望我入镜你的摄影机里?”李易峰说道:“有跟我的商务谈过吗?”

白也春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本来公司只要求我拍风景照,我是看到了你,有了这样的想法。由于是我个人的想法,哪怕我和你商务谈,我恐怕也不够钱。但是,我可以签合同,照片的发表仅限于这个项目。”

李易峰盯着白也春看了好一会儿,见她疲惫的眼睛里没有躲闪,他将行李箱推给白也春,说道:“现在太晚了,明天再聊吧,先把行李箱换回来。”

“哦哦好的好的。”

   

第二天

李易峰带着爸爸李豪一起在咖啡厅里跟白也春沟通。

白也春紧张的东张西望,尴尬地喝水。

李易峰打开录音,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录音你没意见吧?”

正好!

白也春开心的点点头,她也打开手机录音,说道:“没意见,我也录一个。”

“对于你说的摄影一事。”

“我愿意私人拿出三十万。”白也春说道:“现在付也可以,我相信你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关于西藏旅游摄影项目一定会从头跟到尾的,对吗?”

“私人?”李易峰问道:“如果你公司不同,你私人拿三十万出来也只是浪费钱,因为照片根本登不了杂志。关于我的负面新闻你应该也有耳闻吧。”

“不是的,”白也春解释道:“这个项目是我全权负责的,所以,您的照片我决不会浪费。对于你的黑料,我不care,它不影响我的判断,更不影响我对项目的执行。”

“公众的力量怎么强大,白女士,你作为杂志社的项目摄影师会不懂?”李豪出声问道。

沉默了一会儿,白也春说道:“风险我已经预料到了,哪怕是这样,我也希望你-李易峰,成为我摄影机里的主角之一。”

更多的原因白也春并不想说出来,她坚信三个月后,李易峰会以更真实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而她白也春会和她背后的姐妹们一样,成为李易峰背后的女人。

“我们会让这些黑料不攻自破!”这是她们佛系粉丝群全体粉丝共同的目标。

白也春看向李豪,突然握住他的手,说道:“李叔叔,你放一万个心,把李易峰交给我,我保证对他好不是,我保证供他吃好喝好,不让他受委屈……不是我一定不干坏事……总之,你放心好了!”

李豪看着这个真诚的女孩,说道:“好,不过合同我拟定,你确认。你一个女孩子挣三十万也不容易,钱我们就不要了。”

“李叔叔……”白也春这次也是下了血本,她真的把自己几张卡的存款都掏出来了,一听钱不用花,峰峰还能参与摄影,当即感动地想抱抱李豪,李易峰手疾眼快拉住白也春,安抚道:“淡定,淡定。我妈不会同意我爸被其他女孩子抱的。”

“那我可以抱抱你吗?”

“不行。”李易峰爽快拒绝。

这拒绝当然不会伤了白也春的心,她很理解,伸出手,说道:“握手总不会拒绝吧。”

“这个可以。”李易峰握住白也春的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等双方松了手,白也春又向李豪伸手,调皮说道:“握手,李阿姨总不会生气了吧。”

“这不会。”李豪伸手,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在西藏,三人行,必有一摄影师。

在都市,正能量少女带领的群友们找线索,买热搜,将黎巴巴等人以或视频或录音等坐实信息的证据呈现在公众面前,群里似乎还有个神秘的人,黎巴巴他们忙的焦头烂额,买了大批水军,甚至谈了几个黑公关团队,可热搜压不下去,也找不到来源。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哪怕是强大的蜜蜂团,耗费了两个月的时间、精力、金钱,才把那些负面黑料完全镇压,蜜蜂团从头到尾都不提李易峰,只发视频艾特有关对象,但因为那些人渣的“落网”,网民们逐渐提起李易峰,心疼李易峰。

  

“春春,西藏项目完成的怎么样了?”杂志社旅游总监照例提前半个月询问进度。

“没问题,对了,听说李易峰被洗白了?”白也春打听道:“我这边网络好差,具体什么情况呀?”

“不是洗白,李易峰他压根就没黑过。”总监说道:“你上飞机不久,娱乐部的琳琳就跟我们吐槽了,那些黑料都是断章取义、乱剪辑拼接的,有些视频的实际内容他们部有人亲眼见过,根本不是这样。现在那些人黑料满天飞还实锤了,全网都在心疼的你家峰峰呢。”

白也春听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别哭啊。”

“我没哭,这里风太大了。”白也春抹了抹眼泪。

“现在好多杂志社都想要李易峰,但他们工作室一直没理,说李易峰休假中。”

“那琳琳总监也要李易峰吗?”白也春问。

“是呀,现在他可是香饽饽。”

“告诉琳琳总监,李易峰第一版她争取不到了。”

“什么意思?”

“峰峰目前的杂志摄影版权是我的了。”

挂了电话,白也春走出电话亭,她回到简陋的快餐店,一对灰头土脸的父子正吃着饭,身边都是摄影的工具。

“你回来了。”李易峰看向白也春,被晒黑的脸蛋上一双圆滚滚透着朝气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可爱极了。

“来,”李豪将碗推了推:“吃吧。”

“好。”白也春吸了吸鼻子,拿出录影机,打开,说道:“这是一次艰辛又愉快的旅行……”

  

门外的野草被风沙吹地东倒西歪

只有路过的沧桑旅客知道

他根下的坚韧与生机

  

-end